中国司法网│中国司法廉政网
各地趣闻
他在上甘岭立下一等功 却在临时工的岗位上干到退休
他在上甘岭立下一等功 却在临时工的岗位上干到退休
文章来源:工人日报
 隐藏功绩的老兵 “赫赫无名”的一生

 

  如果不是身穿褪色军装,戴着别有五角星的帽子,坐在重庆市合川区人民医院病房里的九旬老翁蒋诚,看上去只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农村老人。

 

  60岁以前,蒋诚也确实很普通。他是合川区隆兴镇广福村村民,长期务农、修路、当临时工……直到1988年,一份迟来的立功喜报将他“曝光”:因在上甘岭战役中立下战功,蒋诚竟是共和国一等功获得者。

 

  

点击进入下一页
 

 

  儿子蒋明辉只见过父亲的纪念章,从没看到过军功章。

 

  此前30多年里,老兵深藏功名,从未向身边人透露过自己的功绩,也没有向任何组织提出过要求。

 

  不仅如此,上世纪80年代,为了带领村民修路,蒋诚以个人名义向农村信用社贷款2400元。8年后,他的三子蒋明辉几乎倾尽所有才还清了当时这笔巨款。“这大概是父亲唯一留给我的东西。”

 

  复员回家 重操旧业当农民

 

  9月19日下午,记者与合川区隆兴镇工作人员一同来到医院,看望因结石病住院治疗的蒋老。

 

  进了病房,记者首先拿出手机,给老人播放几天前重庆一些志愿军老兵在纪念活动上高唱《中国人民志愿军战歌》的视频。“雄赳赳,气昂昂,跨过鸭绿江……”看着看着,老人嘴唇嚅动,小声地跟着哼了起来。

 

  1949年12月,21岁的蒋诚加入解放军,成为11军31师92团1营机炮连的一名战士。据他的弟弟蒋启鹏介绍,抗美援朝战争爆发后,蒋诚所在部队编入志愿军第12军建制,于1951年3月从长甸河口入朝参战。“当时,哥哥已经是机炮连的副班长。”

 

  记者查阅《中国人民志愿军战史》等史料得知,1951年4月至11月,蒋诚所在的12军先后参与第五次战役、金城防御作战等大小战斗400余次,并重创土耳其旅。

 

  通讯不便、信息不发达的时代,远在重庆的家人谁也不知道蒋诚的生死经历。蒋启鹏只记得,1955年2月10日,哥哥复员回到老家,行囊里除了一些日用品和16尺布票,再没有别的东西。

 

  熟悉的旋律显然勾起了老人的回忆,他口中念叨着“打敌人”“打敌机”等字眼。他63岁的大儿子蒋仁君告诉记者,父亲这几年神志已不太清醒,但只要有人提起“打仗”,他就会显得很兴奋。“他总不舍得脱下这套褪色的军装,哪怕这次生病住院也要穿上。”

 

  年轻时候的蒋诚,却是个话少的人。在蒋启鹏的记忆中,哥哥复员后,只有零星几次提起自己在朝鲜战场杀敌的事。三儿子蒋明辉也只见过父亲的几枚纪念章,从没看到过军功章。

 

  回到隆兴镇,蒋诚重新当起了农民,闲暇时参与铁路修建。1964年,因有一手蚕桑养殖的好技术,他被临时调到隆兴乡蚕桑站工作。

 

  这份临时工,蒋诚一干就是24年。

 

  传奇“曝光” 负伤作战歼敌四百

 

  1988年,时任合川师范学校校长王爵英负责修撰《合川县志》。在查找档案资料时,他发现了一份尘封已久的《革命军人立功喜报》。由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部、政治部在1953年联合发出。

 

  在蒋家收藏的喜报复印件上,正面写着这样一段话:贵府蒋诚同志在上甘岭战役中,创立功绩,业经批准记一等功一次,除按功给奖外,特此报喜,恭贺蒋诚同志为人民立功,全家光荣。

 

  记者在喜报背面看到,籍贯栏中写着“四川省合川县四区兴隆乡南亚村”,“兴隆”两字的左边用别的笔迹写着“八区”两字,备考一栏则写着“由八区退回,因查无此人”。

 

  当时的合川县既有兴隆乡又有隆兴乡,王爵英怀疑这份喜报的地址可能有误。巧合的是,因蒋启鹏多年前做过自己的学生,王爵英对他家的情况略知一二。

 

  为了解开谜团,王爵英辗转联系上蒋家,又主动找相关单位核实。很快,多年无处投递的喜报有了主人,一个让合川县沸腾的事实随之浮出水面:已年过60的临时工蒋诚竟是共和国的一等功臣。

 

  当年9月,合川县政府将一份《关于将蒋诚同志收回县蚕桑站为工人享受全民职工待遇的通知》送到了蒋诚手中。《通知》同意蒋诚从1988年9月起为蚕桑站正式工人,按全民职工对待,工资定为工人五级,其基础、岗位工资之和为80元。

 

  此时,距离蒋诚在上甘岭战役中立功,已过去了36年。

 

  现在,战争留在蒋老身上的,只有他右腹部一道长约6厘米的伤疤。旁人也只能从他的回忆和资料中,拼凑出当时的场景。

 

  

点击进入下一页

  在蒋家收藏的立功喜报复印件。

 

  1952年11月,蒋诚所在的92团负责坚守反击上甘岭537.7高地。蒋诚与机炮连的战友一次次把重机枪对准敌机编队。“打头部、打尾巴……”老人呢喃着,一梭子子弹打光,他看到一架敌机一头栽进了山沟。

 

  正是在那次战斗中,一块弹片划伤了蒋诚的右下腹,一时间鲜血直流。他用绷带绑住受伤部位继续战斗,直到体力不支被送进后方医院。

 

  这一切,在立功喜报的“事迹”一栏,都化作了最简洁的文字,“该同志以重机枪歼敌四百余名……击落敌机一架,身负重伤还不愿下火线,配合步兵完成了任务,对战斗胜利起了重大作用……”

 

  践行誓言 贷款修路父债子还

 

  立功喜报到家了,蒋诚成了全民工,但蒋家人的生活并没因此发生翻天覆地的改变。相反,父亲身份“曝光”后,蒋明辉还遇到了一件“差点压垮自己”的事。

 

  1983年,隆兴乡决定修路。向来低调沉默的蒋诚听说这件事,抛下蚕桑技术员的活儿,主动请缨牵头。“他说,修路是天大的好事。”蒋明辉回忆。

 

  那时候,修路按工分兑现工钱。路修到一半,没钱了。眼看村民想放下钢钎捡起锄头,蒋诚只说了一句话:“我想办法凑钱。”

 

  说到做到,没多久,工钱到位,修路工程也得以顺利推进,直至完工。

 

  “8年后,他把我叫到跟前,告诉我当初修路的钱是以他个人名义向信用社贷的款,本息合计2400多元。”蒋明辉至今还记得,父亲的话像一块巨石砸在自己心上。

 

  那时候,家里只有蒋明辉一人有正式工作。他拿出工作3年存下的1000多元,卖掉镇上的房子,还借了一部分钱,才还清了父亲的贷款。此后好几年,他和妻子都过着清贫的日子。

 

  “父债子还,我们不欠钱。”28年后再说起这件事,蒋明辉说他不委屈,也不后悔。

 

  “老老实实做事,本本分分做人”,这是蒋诚最常对子女说的话。即使在功绩为人所知后,老人也从来没为自己和家人向组织提过任何要求,反而还常常尽己所能发挥余热。

 

  广福村党支部书记杨元蛟说,几年前村里脱贫攻坚发展油橄榄种植项目,一开始大伙儿都持观望态度,“蒋老听说后,首先将自家的土地全部流转出去。”在老人的带领下,村民们陆续同意流转土地,油橄榄种植顺利开展起来。

 

  “蒋老用一生的勤劳和踏实践行铮铮誓言,我们不会忘记他。”在病房里,合川区隆兴镇党委书记周小兵为蒋老送上鲜花和慰问金。据他介绍说,目前,相关部门投入专项资金对蒋诚家的房子进行了翻新改造;此外,区政府还在合川城区给他提供了一套住房,“一定要让老英雄安享晚年。”(李国)

责任编辑:李莹

辽ICP备000000号 投稿邮件: zgsflzcom@163.com 网址:www.zgsflz.com

中国司法廉政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All rights reserved. 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